• 手机版
  • IOS
  • Android
首页 > 历史 > 文章详情

阎锡山的土味情话:婚姻观正确的“山西王”

[导读] 在北洋史上,“山西王”阎锡山自成晋绥一系,是北洋庙堂名副其实的“不倒翁”,虽说也是靠枪杆子起家,但他既非是只知炫耀兵力的赳赳武夫,也不是尸位素餐的宦海蠹虫,更多的时候,他是一个性情中人。

在北洋史上,“山西王”阎锡山自成晋绥一系,是北洋庙堂名副其实的“不倒翁”,虽说也是靠枪杆子起家,但他既非是只知炫耀兵力的赳赳武夫,也不是尸位素餐的宦海蠹虫,更多的时候,他是一个性情中人。性情中人喜欢低调,比如阎锡山会被奉系军阀“少帅”瞧不上眼:“阎锡山这个人,跟我比不了,他干不过我,他就是个呆傻。”殊不知“扮猪吃虎”这招宦海生存秘技,就连奉系军阀“老帅”张作霖,都不一定比得上阎锡山炉火纯青。性情中人也容易表现出精明,所以世人皆道“阎老西”精明,这一点其实也是明哲保身,毕竟兵蕤肆虐,山西能够成为混沌北洋的“模范省”,这才是皆大欢喜的结果。HPk申城之窗-上海门户网站-上海专业网络媒体

HPk申城之窗-上海门户网站-上海专业网络媒体

HPk申城之窗-上海门户网站-上海专业网络媒体

HPk申城之窗-上海门户网站-上海专业网络媒体

但是,性情中人也更容易为情所困,在波澜诡谲的北洋宦海摸滚打爬数十年,老阎长袖善舞且左右逢源,然而在婚姻中却饱尝爱情的苦果,所以才会在日记中写下土味情话:“对得起父母易,对得起妻子难。对得起众人易,对得起交著难。”这事儿得从阎锡山发迹之初说起,民国三年,阎锡山坐稳山西头把交椅,这位山西都督将发妻徐竹青安置于阎宅的南屋,这也是“发妻”在自己心目中分量的象征。但是老阎和徐竹青一直没有子嗣,这让阎老爷子阎书堂很是着急。徐竹青出身当地望族,也算是通情达理,且有老爷子的压力在,所以在是年的年末,阎锡山娶回大同籍姑娘许氏为妾。完婚后,阎锡山也按照规矩,让她坐上马拉轿车,去发妻徐竹青的娘家认亲。HPk申城之窗-上海门户网站-上海专业网络媒体

HPk申城之窗-上海门户网站-上海专业网络媒体

HPk申城之窗-上海门户网站-上海专业网络媒体

HPk申城之窗-上海门户网站-上海专业网络媒体

其后,阎锡山这位唯一的妾室许氏改姓为徐,名兰森。阎锡山之父阎书堂为两女定家规:两人以姐妹相称,竹青为长,兰森为幼,兰森生的孩子,要称竹青为妈,兰森为姨。徐兰森如老爷子所愿,为阎家添丁加口,孩子也都遵循家规,称呼其为姨,而称阎锡山的发妻徐竹青为妈。但是,随着孩子变多且时间日久,尽管徐竹青对徐兰森的孩子宠爱有加,视若己出,其四子和五子仍是背着自己称徐兰森为妈,传统且古板徐竹青,自然接受不了,于是大为恼火,和阎锡山大闹一场,阎宅一时鸡飞狗跳,徐竹青哭了一夜便离家出走太原。HPk申城之窗-上海门户网站-上海专业网络媒体

HPk申城之窗-上海门户网站-上海专业网络媒体

HPk申城之窗-上海门户网站-上海专业网络媒体

HPk申城之窗-上海门户网站-上海专业网络媒体

就此,阎锡山与徐竹青正式分居,徐也再无笑颜。直至徐兰森在太原去世之后,徐竹青才再次回归阎锡山的生活当中,这既是爱情里的一种任性,也是一种妥协,曾经的爱恨与纠缠,在庙堂与江湖谢幕之后也跟着归于平淡。阎锡山死后也是与徐竹青合葬,这位性情中人虽然不会讲煽情的情话,但对婚姻看得透彻:“结婚以选与自己志向相同以互相成就其志者,为第一义。敦厚淳朴以得善嗣者为第二义。温和巧能以整理家务者,为第三义。徒尚美貌者,则无意义之可言矣!”当年为发妻写下“竹青四时真味在”的痴情男,由此看来婚姻观确实很正。HPk申城之窗-上海门户网站-上海专业网络媒体


HPk申城之窗-上海门户网站-上海专业网络媒体

标签: 阎锡山 山西王 本文来源:申城之窗
点击加载更多历史资讯